我是光榮交投人

攜手交投 共創大道

回憶西街

作者:劉飛 文章來源:投資規劃部 日期:2021-05-28 11:09:32 浏覽量:1039
  站在遠處眺望,此刻的你,已然是一條全新的街道。
  
  西街,過去對于很多人來說,不過是一條商州城區的老街。但對于我而言,她卻與我們的記憶、成長相連,讓我溫暖,讓我感動。
  
  2011年的秋天,我告别自己的城市,走出黃土地,越過八百裡的秦川,來到這個多山的城市,你在的城市,這個生你養你的地方。
  
  或許是上蒼冥冥中注定的那樣,我坐在師專接新生的8路汽車上,第一次,第一眼,擡起頭看到的就是西街,那個路口,那條街,那份忙碌中帶着親切的氣息,被秋日溫暖的陽光彌漫包圍。對于我來說,就像是認識了很久的老友,一切盡在不言中,那一刻,我有一種預感,我和西街的故事才剛剛開始,并且會持續很久,很久。
  
  如今十年過去,再回首,一切如我所說,我們之間相遇相識到相知,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命中注定。商洛市區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是太小,在這裡要找到那個獨特的街道,還是比較容易。
  
  大學生活的第一個周末晚上,我就按捺不住内心的那份沖動, 一路急行,沿着那天的記憶,來到西街,一如我們初次相見。朦胧的夜色,為西街披上了一層輕柔的薄紗,兩邊的無數燈火,讓我的内心依舊暖暖。西街,總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魅力,就像窈窕的少女展示婀娜的身姿。我如是想到。
  
  街道兩旁各種小吃攤琳琅滿目,空氣中各種美食的味道讓人饞涎欲滴;形形色色的遊人駐足在心儀的小吃攤旁邊,來一碗自己喜愛的美食,一種愉悅的氛圍就這樣漸漸成型。
  
  相對于減肥的痛苦,我更傾心于美食的味道。我當然是要義不容辭地加入到食客的行列,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可以錯過,來幾串臭豆腐,喝一杯冰釀的啤酒,再加一把鐵闆鱿魚,這種感覺,就算山珍海味也不換。歸去時,站在黑暗中靜靜地回望了好久,我知道,我與西街的故事開始了。
  
  以後,我的足迹出現在西街的每個地方。在這裡,我可以肆意穿行,時而疾走時而踱步,有時專心着和小店老闆為了十幾塊錢的短袖搞價半小時,結果是老闆耐不住墨迹,最終不得不屈服于我,其實我知道,那些店老闆陪着我瞎鬧,不是為了那麼幾塊錢,而是不忍打斷我的興緻而已,這是我後來才明白的,但是我卻明白的太晚,等到我再去那家店的時候,那裡已經被新的高樓代替了。
  
  還有那家賣米線的老闆,為了給我落下的錢包,扔下店裡的顧客,追了我好久。我回去感謝,老闆卻說:都是學生娃,感謝什麼的就算了,以後有時間再來,叔給你做米線吃。
  
  還有很多記得的不記得的淳樸的人,深刻的或者是瑣碎的事情,構成了我對西街的回憶,也是我在商州獨一無二的記憶。在這裡,我就像是被寵愛的小孩,不管怎麼任性馬虎,或是刁蠻無理,他們都在用寬厚的懷抱容納着我。
  
  人有時候的記憶是奇怪的,記不住最近發生的事情,卻對很久之前的事情記憶猶新。時間已經過去十年了,我卻時常回想起那些西街可愛的大叔大媽們,他們憨厚的笑容,還有那淳樸的笑臉。每次想起那些笑臉,都會讓人産生暖暖的感覺。他們的笑,使西街看起來更加明媚動人。
  
  俗話說: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。無可避免的,西街終究逃不過歲月的變遷。
  
  當我聽到西街即将改造,我的心底并沒有離别的傷感,一種欣慰的情緒充斥着整個身心。我感覺這個時刻,曾在某個時間段裡,好像真真切切的發生過,它就像大自然的生命不斷進行着更替。按照全市總體規劃,需要圍繞西街打造成商業中心,因為時代的發展,西街必須要有所舍去。西街就像雙手布滿老繭的父輩,滿載着厚重的曆史,傾盡一生,孕育出一代又一代質樸純真的商洛兒女,現在到了鳳凰涅槃的時候。
  
  後來我很少再去西街,那裡現在高樓林立、車來車往,被稱作“金街”,充滿商業氣息。而我在這個小城的腳步依舊匆匆。
  
  無論如何,西街老友,你曾留給這裡的美好,我都會放在記憶深處。我相信你一直都在,正如我從未離開。

上一篇:清明 下一篇:雨夜随感

忘忧草在线社区www直播_COM忘忧草在线社区WWW日本